老司机直播平台

明玉的归来,对于京都城来说,仿佛是多了主心骨,自从慕容恪宣告退位,朝中许多大臣便人心惶惶,特别是不久前因为齐国流传过来的谣言,他们当中有不少人还下跪求慕容恪要处置秦王妃的。

谁也想不到秦王妃的亲生女儿会成为天妃合并了锦国。

连赵娆都没好下场,可见秦王妃对于谣言有多痛恨,万一她记恨京都城这些大臣和百姓呢?

直到明玉坐着白虎出现,他们才放心下来。

既然明玉是仁者,那肯定不会对他们记恨在心的,只要他们忠心耿耿不犯错,天妃挑不出他们的错处,自是不会对他们如何。

明玉的确没有打算对这边的大臣做什么,她知道他们曾经因为谣言要逼死叶蓁,来京都城之前,她娘就找过她了,不要因为别人的愚蠢而做错任何决定,如今她要做的不是算旧账报旧怨,而是安定。

这个天下最需要的就是安定。

所以,明玉只想平稳整个天下,让恐慌远离,妖兽无法消除,那他们就要想办法保护自己对付妖兽,

这次陆世鸣一家也跟着回来了,金善善因为想念叶淳楠,便带着孩子去荒原了,怕路上遇到妖兽,还是束离和耀风护送着前往的。

应该不久之后,叶淳楠会带着他们回来的。

雷冰芙和明玉叙旧之后,见明玉露出疲态,她才离开养心殿,在外面遇到慕容恪。

除了慕容恪,还有随同明玉一起回来的忌眀和白虎。

你的模样

看到白虎变成凡人的模样,雷冰芙已经能够淡定接受,反正再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都发生了,白虎修炼成为人,好像……也没有什么稀奇的。

这两个人一直在看着天空,并没有理会慕容恪和雷冰芙。

两个奇怪的……非凡人。

“臣妾见过陛下。”雷冰芙垂眸行了一礼,打算就这样离开。

“明玉睡下了?”慕容恪淡淡地问。

雷冰芙低声应道,“是。”

慕容恪正在斟酌着要怎么接下去,便听到雷冰芙开口,“若是没有什么事,臣妾就先回去了。”

好像很不想对着他一样。

“朕跟你一起走。”慕容恪沉着脸说,很不满雷冰芙的态度。

“啊?”雷冰芙愣了下,不太明白慕容恪这话是什么意思,他是要跟她回蒹葭宫吗?

慕容恪冷眼一扫,“怎么?你不愿意?”

“没有!”雷冰芙立刻摇头,她怎么敢对他这位大爷有意见,就算有意见都不敢说。

她对于慕容恪一直就是迎合的态度,他说什么就是什么。

慕容恪转身抬脚走去,雷冰芙不紧不慢地跟在他的身后。

白虎和忌眀一直维持着同样的姿态,雷冰芙和慕容恪对于他们来说只是无关重要的人,所以不管他们说什么做什么,都影响不了他们。

……

……

慕容恪阔步往前走,他刻意放慢脚步,雷冰芙跟着他放慢脚步,竟然完全没有想过要跟上来他的身边,一点都不识趣!

简直岂有此理!

这个女人又要开始装模作样,端出一副循规蹈矩的贤惠模样了。

慕容恪生着闷气,这个女人究竟是真蠢还是故意装傻?她难道不知道他在生气什么吗?

这才几天,居然就退回去了。

“下雨了!”雷冰芙开口说道,这是今年第一场春雨啊。

慕容恪沉浸在自己的想法中,并没有发现天空下起蒙蒙细雨。

他没有让任何人跟着,连福德都被他打发去伺候明玉,雷冰芙有点拿不准这大爷是想要做什么,他不是不想理她吗?前两天去乾清宫给他送膳食,他还摆着脸色给她看呢。

那他今天是几个意思?想要她走快两步和他一起走吗?

淋雨很好玩吗?

他们正好经过御花园,真的不去凉亭先避雨吗?

“陛下!”雷冰芙实在忍受不了,虽然现在天气不算冷,但是春寒料峭,这淋雨回去就要生病了。

慕容恪停下脚步,目光幽幽地看着她,莫名感到欣喜,她总算是开窍了。

“何事?”慕容恪面无表情地问。

“下雨了,要不要先避雨?”雷冰芙小声问道,“这雨还挺冷的。”

慕容恪微微眯眼看着雷冰芙,她叫住他,就是因为她想要避雨吗?

“怎……怎么了?”雷冰芙被他阴沉的脸色吓了一条,难道她说错话了吗?

“雷冰芙,你是不是真蠢?”慕容恪冷冷地问。

“臣妾说错话了?”雷冰芙诧异,难道他想要淋雨,是她不识相叫住他了?“那陛下您继续淋雨吧。”

慕容恪的脸色更难看了,“朕想掐死你。”

“……”雷冰芙一脸无辜,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做错什么了。

“上去!”慕容恪寒着脸,让雷冰芙走上凉亭。

雷冰芙觉得这男人的脾气阴晴不定,还是不要惹怒她为好,唯命是从地走上凉亭,见他也跟着上来,心想他不是喜欢淋雨吗?怎么也跟着来了。

“陛下,要不要擦一下脸上的雨水?”雷冰芙拿着手帕问道,她伺候习惯了,即使心里再怎么不乐意,还是习惯性地问着。

慕容恪瞥了她一眼。

雷冰芙眨了眨眼,他什么都不说是几个意思?

她越来越糊涂了,从遇到雷洁婷之后,他好像就在生气,可是,他在气什么?

因为她……没有吃醋吗?

那雷洁婷是什么东西,她一点都不觉得慕容恪会看上她啊。

“陛下,臣妾到底做错什么事了?”雷冰芙走到他身边,拿着手帕替他拭去雨水,他们之前相处得不错,她还挺喜欢他的,而且他说过要带她出海,千万不要以后不带她去了。

“你觉得自己做错什么事?”慕容恪反问道。

雷冰芙看了看他俊逸的脸庞,含笑说道,“臣妾……以后一定宽宏大量,不随意使小性子吃醋。”

“你吃醋?”慕容恪挑眉,他怎么没有看出来。

“是啊是啊,哪个女子不吃醋呢。”雷冰芙笑眯眯地说。

慕容恪淡淡地看了她一眼,“你。”

“我是吃的!”雷冰芙急忙说,他居然是因为她不吃醋才生气的。

这到底是什么道理!

她吃不吃醋,他会在意吗?

他喜欢的人……不是秦王妃吗?

那她是不是能够大胆地猜测……他已经有一点点喜欢她了?老司机直播平台